歡迎光臨
秋霞影院一直在努力

隱瞞重要關聯關係 內部員工自曝雙槍科技內控亂象

原標題:隱瞞重要關聯關係 內部員工自曝雙槍科技內控亂象  來源:經濟參考報

5月的廣州,30多度的高溫裹挾著濕潤的空氣,整座城市悶熱難耐。位於廣州市番禺區化龍鎮的廣州國際商品展貿城(下稱“展貿城”)略顯冷清,原計劃占地4800畝的項目,目前僅有幾棟建築矗立。展貿城周圍,車輛稀少,偶見幾輛教練車駛過。

因雙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雙槍科技”)IPO風波,位於展貿城A1棟1樓F085號門店成為市場關注的焦點,雙槍科技的核心經銷商“廣州粵涵貿易有限公司”(下稱“廣州粵涵”)便坐落於此。

然而,看似普通的門店,背後卻藏著驚人的秘密。“廣州粵涵隸屬於雙槍科技,它是雙槍科技廣州辦事處的法人企業,雙槍科技在國內有很多類似的公司(對外看起來像是獨立的經銷商),秋霞影院並不是獨立的第三方經銷商”,廣州粵涵一位內部人士再三向《經濟參考報》記者強調,廣州粵涵的老板是鄭曉蘭,鄭曉蘭是雙槍科技實際控製人、董事長鄭承烈的妹妹。

不僅如此,《經濟參考報》記者近日采訪了解到,雙槍科技在隱瞞上述重要關聯關係的同時,“公司還存在大量使用個人銀行賬戶進行資金結算的情形”。

5月7日,中國證監會官網發布消息,已要求雙槍科技保薦機構興業證券,對包括廣州粵涵在內的部分經銷商的出資來源、股權代持、非經營性資金往來、關聯關係等問題,進行專項核查。

隱秘關聯關係曝光

作為一家日用餐廚具供應商,雙槍科技擁有筷子、砧板、勺鏟、簽類和其他餐廚具5個大類,超過1000種單品。公司年銷售筷子約3億雙、砧板約1000萬片。2018年—2020年,上述兩類產品貢獻了公司逾七成的營收。

取得如此業績,雙槍科技的經銷商功不可沒。盡管公司擁有經銷商、直營商超、電子商務、其他直營和外貿五大銷售渠道,但經銷商渠道已經成為雙槍科技擴大營收的利器。招股說明書顯示,2018年—2020年,經銷商渠道貢獻的營業收入分別為2.84億元、3.12億元、2.87億元,營收占比分別為46.78%、43.61%、34.46%。盡管營收占比逐年下降,但絕對金額仍位居各渠道首位。

通過經銷商銷售產品是日用餐廚具行業的主流銷售模式——生產廠商供貨給經銷商,經銷商在各自區域將產品直接銷售或通過分銷商銷售到零售終端。雙槍科技稱,公司的經銷商均為買斷經銷商,且均為法人單位經銷商,大致可分為省級經銷商、區域經銷商以及商超授權經銷商幾種。他們都是根據當地人口、經濟以及曆史銷售情況確定,對於經濟欠發達地區(青海、新疆等)以省級經銷商為主。對於人口眾多,經濟發達的區域(東部沿海區域)則是由多個經銷商分別經營某些區域或大型商超。

招股說明書顯示,截至目前,雙槍科技已建立遍布全國30餘個省市的經銷商體係以及銷售與服務網絡。2018年—2020年,雙槍科技經銷商主要為區域經銷商,數量分別為109家、98家和101家。

廣州粵涵便是上述雙槍科技經銷商中的重要一員。招股說明書顯示,廣州粵涵成立於2017年11月14日,自然人劉漢梅持股100%,公司經營區域為廣東省(除深圳)。2019年、2020年,廣州粵涵銷售金額分別為2089.82萬元、1757.12萬元,占雙槍科技經銷商收入的比重分別為6.69%、6.13%,占雙槍科技營收比重分別為2.91%、2.11%。

值得一提的是,廣州粵涵成立不到兩年時間,就以第二大經銷商的身份出現在雙槍科技2019年新增經銷商名單中。對此,雙槍科技在招股說明書解釋稱,公司對廣州敏瀾經銷業務進行調整時,廣州粵涵實控人具有相關業務經驗以及很強的業務拓展能力,具有較多渠道資源,故選擇與其合作,廣州粵涵不是雙槍科技前員工控製,也不是雙槍科技關聯方。

上述說法與《經濟參考報》記者調查了解到的情況截然相反。

廣州粵涵前述內部員工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廣州粵涵並不是獨立的第三方經銷商,其老板是雙槍科技實際控製人、董事長鄭承烈的妹妹鄭曉蘭。此外,雙槍科技在國內有很多類似的公司。”

《經濟參考報》記者近日在廣州粵涵門店看到的一則招聘啟事顯示,招聘單位為“浙江雙槍竹木有限公司廣州分公司”,其地址即為廣州粵涵公司地址——廣州市番禺區番禺展貿東路200號1棟1F085。

工商資料顯示,浙江雙槍竹木有限公司(下稱“雙槍竹木”)為雙槍科技的全資子公司。不過,雙槍竹木僅在浙江擁有7家分公司,唯獨沒有“浙江雙槍竹木有限公司廣州分公司”。

“招聘來的員工需要與廣州粵涵公司簽合同。”廣州粵涵前述員工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廣州粵涵的銷售單上均注明有“雙槍”字樣,“雙槍”這兩個字是特別授權的,可以證明秋霞影院是雙槍隸屬的企業,而不是外邊的經銷商。另外,廣州粵涵現在的法人代表劉漢梅隻是雙槍科技區域總監,廣州粵涵的老板是鄭曉蘭,鄭曉蘭是雙槍科技實際控製人、董事長鄭承烈的妹妹。”該員工反複強調。

值得注意的是,《經濟參考報》記者獲得的一份時間為“2021年5月”的廣州粵涵銷售單顯示,該銷售單在底部區域特別提示“鄭曉蘭銀行賬戶已經注銷,請變更為劉漢梅銀行賬戶進行匯款。”

這意味著,鄭曉蘭此前與廣州粵涵發生過資金結算關係。招股說明書顯示,鄭曉蘭為雙槍科技發起人股東,持股雙槍科技52.65萬股(發行前股份占比0.98%),她與雙槍科技實際控製人、董事長鄭承烈為“兄妹關係”,鄭曉蘭的配偶丁海紅的弟媳李大丫持有“廣州愛尚木製品有限公司”(下稱“廣州愛尚”)100%股權,廣州愛尚主要從事砧板的生產銷售,鄭曉蘭曾擔任廣州愛尚監事。

5月13日,針對廣州粵涵的真實背景,《經濟參考報》記者致函雙槍科技,至記者發稿,公司尚未回複。

內控亂象重重

雙槍科技在招股說明書中從未披露上述關聯關係。不僅如此,《經濟參考報》記者調查發現,廣州粵涵並非孤例。

《經濟參考報》記者注意到,作為雙槍科技的重要經銷商之一,深圳市沁緣森家居用品有限公司(下稱“沁緣森家居”)背景同樣可疑。

招股說明書顯示,2018年—2020年,沁緣森家居銷售金額分別為2048.63萬元、1656.92萬元、1541.78萬元,占當期經銷商收入的比例分別為7.21%、5.31%、5.38%,占雙槍科技當期營業收入的比重分別為3.37%、2.31%、1.85%。

疑點來自沁緣森家居的股東黃燕。天眼查數據顯示,沁緣森家居成立於2016年4月7日,注冊資本100萬元,原名為“深圳市雙槍家居用品有限公司”(下稱“深圳雙槍”),由自然人黃燕持股100%。2017年11月3日,深圳雙槍變更為“沁緣森家居”,股東變更為自然人張洲鵬(持股100%),黃燕的退股日期為“2019年9月12日”。

2020年10月29日,一家名為“廣州粵涵商貿有限公司”(下稱“粵涵商貿公司”)的公司注冊成立,股東、法定代表人為黃燕,注冊資金為100萬元,其經營範圍包括竹製品銷售、金屬鏈條及其他金屬製品銷售等。

值得注意的是,廣州粵涵、粵涵商貿公司不僅公司名稱極為相似,而且兩家公司登記的工商資料聯係電話、電子郵箱均相同。對此,前述廣州粵涵內部員工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粵涵商貿公司也是秋霞影院的,秋霞影院在全國有很多這樣的公司,而且黃燕(在雙槍公司的)級別更高。”

黃燕的真實角色是什麽?為何2016年她能以深圳雙槍為名注冊公司、爾後又突然轉讓股權?廣州粵涵、粵涵商貿公司在雙槍科技銷售體係中到底扮演何種角色?

一連串的問題讓雙槍科技經銷商真實背景顯得撲朔迷離:雙槍科技關於經銷商相關的內控製度是否健全?

雙槍科技此前在回複給記者的采訪提綱中稱,公司原辦事處經理以及區域銷售經理,在公司工作多年,認同公司文化,熟悉所在區域市場、有相關代理經驗、網點資源、管理團隊和業務團隊,具備市場開拓能力,因此公司在選擇經銷商時,該等人員具備一定的優勢。公司前員工成為公司經銷商是公司出於業務承接、發展自然形成的,具備商業合理性。

然而,《經濟參考報》記者注意到,廣州粵涵在5月份的一份銷售單顯要位置標注重要通知——“‘鄭曉蘭’銀行賬戶已注銷,請變更為‘劉漢梅’銀行賬戶進行匯款!”。

“走對公賬戶比較麻煩,流程比較多。走個人銀行賬戶比較便捷。”廣州粵涵一位內部人士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現在銷售款都是打到劉漢梅的賬戶上。”

對此,一位擁有20餘年從業經驗的擬IPO公司財務總監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很多小公司采用個人銀行賬戶結算資金,主要目的是為了避稅,對於上市公司而言,這一做法雖然便捷,但並不符合監管要求,也會給上市公司增加稅務風險。此外,這種通過個人銀行賬戶進行資金結算的做法亦不排除財務造假的可能。

《經濟參考報》記者查閱雙槍科技問詢回複公告、招股說明書,均未發現涉及經銷商使用個人銀行賬戶進行資金結算的相關內容。

但這一問題顯得尤為重要。中山大學一位財會人士指出,鑒於廣州粵涵與雙槍科技特殊的關聯關係,廣州粵涵存在向雙槍科技進行利益輸送的可能,雙槍科技財務的真實性存疑。

招股說明書顯示,2018年—2020年,雙槍科技營業收入分別為6.08億元、7.18億元、8.34億元,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分別為4596.82萬元、7183.99萬元、8976.11萬元。報告期內,雙槍科技應收賬款和應收票據期末餘額分別為2.12億元、2.14億元、2.11億元,占當期營業收入的比重分別為34.93%、29.90%、25.27%。

雙槍科技種種內控亂象,給公司的財務真實性增添了一層迷霧。5月13日,針對雙槍科技與廣州粵涵之間開具的增值稅發票情況、廣州粵涵銷售真實性等問題,《經濟參考報》記者致函雙槍科技,至記者發稿,公司尚未回複。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365娛樂平台_365娛樂在線_365娛樂平台注冊 » 隱瞞重要關聯關係 內部員工自曝雙槍科技內控亂象

評論 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